人生屋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雁归来

雁归来

时间:2022-08-2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嘉靖年间,江州城有个叫李保的年轻人,他原是逃难至此的外乡人,入赘当地一户人家,租了张大户位于城外的三亩水田,种粮为生。
  
  这天,李保早早出了门,准备去水田看看。经过张大户家门口时,张家的管事张二把李保叫了过去。
  
  原来,张大户最近攀上了一位京官,京官派了府中管家过来传话,说是一个月后上门拜访。管家还说,自家大人曾说过江州美食“雁归来”滋味不错,张大户立即命张二去安排。张二刚好出门遇见了李保,就让他去操办。
  
  李保一听,有点为难。这“雁归来”其实就是大雁的嗉囊,每年秋天大雁南迁,春天才返回北方繁殖,其中有一部分就停留在了不南不北的江州城。有些讲究的吃客认为大雁去的地方遍地都是珍奇野果,过了冬,作为贮藏食物之处的嗉囊内就会留有天地精华,食之可延年益寿,百病不侵,于是便有了这道菜。
  
  做这道菜,要由手艺精湛的厨子亲自动手宰杀大雁,掏出嗉囊后,不剖开,只是打个小洞,挤出里面的硬颗粒,留下糜状物,再以草药包裹腌制去除异味,待到贵客上门,整个上蒸笼蒸透,再摆盘上桌。这道菜浓香扑鼻,口感既糯又脆,且带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名滋味,让爱吃的人如痴如醉,厌恶的人提之作呕。
  
  李保自然没有这种口福,不过,按本地习俗,一盘雁归来至少要十三个嗉囊,也就是要杀十三只大雁。他觉得太过残忍,便支吾道:“这……张爷,您看我田里青苗正在抽穗,走不开,要不,您找别人?”
  
  张二不高兴地说:“我说李保,这天大的好事我可只想到了你,别不识好歹呀!你要不去,明年你那几亩田就别想种了;你要办成了,老爷一高兴,说不定就免了你的租金。”
  
  话说到这份上,李保哪还敢推辞,只得答应了。张二顺手就扔了一串钱过来。
  
  李保来到了菜市场,一打听,才知道大雁的嗉囊要跟猎人预订,而且价格不菲,张二给的那点钱连订金也不够。这可怎么办?完不成任务,明年可就没活路了。
  
  李保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。他虽然是入赘,但妻子桂花一向温婉贤淑,夫妻感情极好。桂花见他神色不对,忙问出了什么事。李保长叹一声,对她说了实情。桂花听了也很是担忧,连声问道:“这可怎么办呀?要不,咱们跟他们实话实说。”李保连连摇头说:“不行,惹恼了张二,也就是惹恼了张大户,到时把田收回去怎么办?唉,实在不行,我自己去捕吧。”
  
  于是,李保去村里的猎户家借了几个捕兽夹子,又把玉米、小麦蒸熟,做了些诱饵。
  
  第二天,李保早早起了床。桂花听到动静醒了,说:“要不,我跟你一块去吧?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有把握些。”李保摆摆手说:“算了,哪有女人去打猎的。”说完,他便往城外走去。
  
  城外的沼泽地人迹罕至,大雁却最喜欢在此聚集。不过,可能是因为“雁归来”这道美食风靡一时,大雁已经被人捕得机敏异常了,李保忙了一整天也没捕到一只。
  
  天黑时,李保郁闷地回到家,却发现桂花不在家中,找邻居一问,才知道今早他走后不久,桂花也出了门。李保猛地想到她说要一起去捕大雁,心里一惊,她该不会真去了吧?那地方可到处都是泥潭,人陷进去就完了!他急忙又赶去了沼泽地,此时天色已黑,他拼命呼唤妻子的名字,但没有任何回答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在邻居们的帮助下,李保在沼泽地里找到了妻子的一只鞋,顿时昏死過去。醒来后,他就疯了,整天张开两只胳膊作大雁飞行状,见人就凑上去痴笑说:“你看,我像不像只大雁?”
  
  这天夜里,李保照旧在城里发疯,他伸手拦住一个路人,“嘿嘿”傻笑:“你看,我像不像一只大雁?”出人意料的是,那人不像别人那样或嫌弃或捶打他,而是怜惜地摸了摸他枯槁的脸,说:“没错,你真像一只大雁。”
  
  那人将李保带回家中,给他做了顿好吃的。饿了好些天的李保狼吞虎咽,吃着吃着突然停了下来,这饭菜熟悉的味道让他想到了妻子,他看向对方,那是一个双眼流泪的女人。猛地,李保的神智恢复了过来,失声叫道:“桂花,怎么是你?你没死?”
  
  桂花含泪告诉他,自己已经死了。那天,她跟在李保后面也去了沼泽地,因为不熟悉地形,陷进了泥潭里。她死后,凭着一腔对他的念想,将魂魄附在了一只刚死的大雁身上。李保恍恍惚惚地揉了揉眼睛,眼前的妻子消失了,地上却真的有一只大雁,而且,桌上还有吃剩下的饭菜。当下,他再无怀疑,一把抱住大雁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  
  打那以后,一到夜里,大雁便化作人形,给李保做饭、缝补;到了天亮,她就会再次变成大雁,相伴李保左右。
  
  再说张二,见李保疯了,而且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,开始着急起来,于是,他找了真正的猎户订货。猎户一出手,再精明的大雁也纷纷被打下来。每打一只,猎人就送去张家,而张家的厨子便将其腌制起来。
  
  本来按照猎人的速度,在京官来之前凑齐十三个嗉囊并非难事,可不知怎的,在得了十二个之后,沼泽里的大雁突然就全消失了,一只也见不到了。人们猜测,大雁是为躲避危险飞到别处了。这下张家可算是遇到了大麻烦。
  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就到了京官要来的前一天。张大户天天催张二,张二也急得不行。突然,有人告知李保家里养了只大雁,张二赶紧跑去查看,果然看到李保正抱着一只大雁轻声诉说着什么。
  
  张二上前要夺,李保抱紧大雁怒目相对。张二以为他还疯着,有点害怕,只得好言相劝:“李保呀,你把大雁卖给我,我给你一两……不,二两银子。”
  
  李保只是抱着大雁不开口。张二一路加到十两银子,见李保还是不卖,只好去跟张大户说。张大户听了,心里却松了口气,只要有大雁,一切都好办。
  
  张大户亲自来到李保家,对他说:“我知道你老婆死了,你很伤心,可她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所以我们撇开这件事谈吧。”
  
  随即,张大户开价二十两银子,然后一路加到了五十两,李保仍是毫不动心,还摇头说:“不卖,大雁是我的老婆,不能卖。”见他这么死心眼,张大户有些不耐烦了,说:“这样,我也不啰唆了,一口价,大雁给我,城北那三亩水田就归你。”
  
  在张大户看来,李保对这个条件是绝对不会拒绝的,因为对一个佃户来说,田就是一切,有了自家的田,就可以不做佃户不交租了。哪知李保还是抱着大雁,死活也不肯答应。
  
  张大户恼羞成怒,叫张二取来那三亩水田的地契,扔在李保面前,说:“今天你卖也得卖,不卖也得卖!”说着,便叫张二带了一群家丁将李保摁倒在地,不顾他的哀求和号哭,硬生生从他怀里抢走了大雁,又叫来自家厨子,当着李保的面宰杀大雁。
  
  那厨子手脚利落地杀了大雁,把手往它颈下一探,面露怪异之色,又一探,突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怪叫道:“这、这大雁没嗉囊的!”
  
  这怎么可能,没了嗉囊它怎么活?张大户不信,叫厨子剖开大雁,果然,其他物件齐全,唯独少了嗉囊,众人都呆住了。
  
  张大户回过神来,把死大雁狠狠地扔在李保身边,吼道:“你这疯子,肯定是使了妖法,来呀,给我狠狠地打!”
  
  一声令下,张二和众家丁一哄而上。李保只是紧紧地抱着大雁,一声不吭地任由他们打。
  
  这桩稀奇事很快在城里传开了,传着传着,就传到了已经进入县城的京官耳朵里。为了避嫌,京官没去张大户家,而是去了县衙。
  
  很快,县太爷便以张大户为逞口舌之欲,逼疯李保,纵容奴仆殴打百姓为由,将他抓了起来,又深挖出了他更多的恶行,最终,判了他和张二流放三千里,家产充公。而张大户用来交换大雁的那三亩水田,则归李保所有。

<l></l>
    <option id='ZR'><sub></sub></option><kbd id='LBc'><pre></pre></kbd>
      <var id='GLvMpQyr'><sup></sup></var><blink id='vCfW'><label></label></blink><span></span>
      <var id='WtefVv'><bgsound></bgsound></var>
      <legend id='pjAytVJc'><sub></sub></legend><blockquote id='cGVUmR'><u></u></blockquote>
      <blink id='txlaUcm'><l></l></blink>